回到頂端
台灣噶千佛學會Garchen Dharma Institute

English | 中文 | 網站地圖


首頁 / 傳承上師 / 學會導師: 噶千仁波切 / 噶千仁波切介紹
 噶千仁波切介紹

 

噶千仁波切


    字型調整:

尊貴的第八世噶千仁波切

 

  仁波切生於一九三六年的青海囊謙。幼年昇座後,即跟隨鍾楚仁波切、甘瓊仁波切及圖登寧波仁波切等上師,遍習直貢噶舉傳承一切教法。依據傳承,歷代的噶千仁波切修持白度母都有相當殊勝的成就,特別是上一世的噶千仁波切,曾親見白度母示現,仁波切並依此寫下了白度母的不共儀軌,利益無數有情。

   中共入藏之後,噶千仁波切被關入勞改營將近二十年,期間值遇寧瑪噶陀派著名上師堪千孟色仁波切,秘密學習並修持大圓滿教法,而獲得究竟的證悟成就。噶千仁波切在牢獄中示現許多身教,連當地中共幹部也深受感動,實是大菩薩的化身。

  歷代噶千仁波切都曾是直貢噶舉兩位法王的上師,此世的噶千仁波切亦是澈贊法王在大手印禪修的根本上師。噶千仁波切的教法簡單扼要、直指人心。他的大平等心,令所有接觸過的眾生,皆能感受他寬廣無私的愛而法喜充滿。

  目前仁波切主要旅居美國教化眾生,深具慈悲心的仁波切,以其高齡,每年不辭辛勞地於世界各地奔波傳法,傳法據點遍及美國各州、加拿大、瑞典、波蘭、烏克蘭、德國、法國、以色列、俄羅斯、越南、香港、日本、新加坡與臺灣。仁波切座下的弟子無數,無一不被仁波切和煦溫暖的慈愛與教法所攝受。

 

噶千仁波切

 

噶千仁波切的本生故事——

歷代噶千仁波切應化事蹟及噶爾寺的歷史淵源

 

緣起 ‧ 龍系燈如來的小王子

 

  無量劫前,這個世間出現了一位名為澤格慕具(Tsib-Kyi Mu-Khyü) 的轉輪聖王,他將王國中的一切眾生均安置於十善業的道路上。他有一千位優秀的王子,國王最後出家證道,名為龍系燈如來。

  龍系燈如來廣轉法輪,令無數有形及無形的眾生心續成熟,並獲致解脫。他的一千個兒子之後相繼出家,並發起了菩提心,唯有最小的王子仍貪戀王室生活而未出家。龍系燈如來一一授記王子們未來成佛時的名號、名諱、降生的家庭,以及將度化何處的有情。

  為了讓最小的王子邁向成佛之道,龍系燈如來化現為兩名僧人,前往小王子的住所。兩位僧人口中唱誦著優美的出離道歌,一邊來到小王子耽溺聲色之所。由於龍系燈如來的慈悲力之故,宮殿內的每件物品和宮殿外的樹木都迴盪著法音。小王子的心被攝受了,開始對輪迴產生厭離。隨後,他準備了以各種珠寶嚴飾的黃金寶傘供養給父親及每一位兄長,龍系燈如來便授記一千位王子將於未來劫中成為賢劫千佛,小王子將成為該劫中最後一位佛陀-無量願佛,他的佛行事業將超越之前出世的每一位佛陀。

  怙主吉天頌恭(直貢噶舉派祖師)說:「我就是那時的龍系燈如來;而你,噶爾秋丁巴(第一世噶千仁波切),是那貪戀宮廷生活的小兒子。」由於龍系燈如來與小兒子過去世的願力,父子兩再度於印度應化,成為大阿闍黎龍樹菩薩及其弟子聖天菩薩,之後,又在西藏應化成為怙主吉天頌恭及其心子噶爾秋丁巴。

 

噶千仁波切
第八世噶千仁波切早年照片

 

轉生為藏王松贊干布大臣祿東贊 ‧ 迎請文成公主入藏

 

  此外,噶千仁波切在藏王松贊干布主政時,應化為大臣噶爾東贊(唐朝歷史上所記載的『祿東贊』);在第二佛——蓮花生大士入藏時,應化為蓮師弟子秋卓祿嘉琛(Chogro Lui Gyaltsen),以及密勒日巴的弟子惹瓊多傑札巴。噶千仁波切在淨土如烏帝亞那、獅島、香巴拉等地也有許多化身,為利益眾生而勤行各種佛行事業。

  噶爾秋丁巴的前世,曾經是藏王松贊干布的大臣噶爾東贊,將唐太宗的宗室女:文成公主迎娶入藏。公主與大臣一起從漢地帶回一座特殊的轉經輪。噶爾東贊留下了轉經輪,預見未來而將轉經輪藏匿在夏俞塔果一地,祈願未來世由自己再度將轉經輪取出。後來,噶爾秋丁巴取出了這座轉經輪,並安立在金剛岩下普穆普隆的一座寺院內。由於有文成公主轉經輪駐錫的緣故,才啟建了普隆寺。噶爾秋丁巴後來在此地轉世了八次,利益了這一地區的無量有情。第八世轉世——噶爾滇津彭措,即是他在噶爾寺的第一世轉世,亦即為囊千王噶瑪饒滇之子。

 

噶千仁波切
噶千仁波切在蓮師聖地山洞中進行白度母閉關(1997年以前)

 

阿企護法授記 ‧ 迎請文成公主轉經輪至虛空獅堡

 

  阿企卻吉卓瑪 (阿企護法) 知道噶爾滇津彭措與文成公主轉經輪將為眾生帶來廣大的利益,便向這位聖者授記:「將此一珍貴的轉經輪藏到北方形如獅躍空中的白岩之處。」於是,噶爾滇津彭措帶著轉經輪從普穆地方,跋山涉水來到囊千。他看見囊千的獅堡地形與阿企護法的授記吻合,並看見當地具備了許多吉兆,就在那裡安住下來。噶爾寺--虛空中的獅堡,就這樣誕生了。

  根據伏藏師惹納林巴所取出的《大幻化網密續》記載,蓮師曾授記,噶爾滇津彭措是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的化身之一。此外,續中也指出若大幻化網及該伏藏中的聖物,能夠到達噶爾滇津彭措手中,未來世就可廣行利生事業。依據伏藏中明確的授記,惹納林巴的兒子策汪札巴便蒐集伏藏聖物,從中藏出發,前往康區尋找噶爾滇津彭措。

  幾經跋涉,當兩人見面時,策汪札巴親手將聖物交給噶爾滇津彭措。噶爾滇津彭措喜出望外地說:「我的名字及我這老漢似乎與蓮師的授記吻合。」他吃了一小口伏藏加持物後,雙腳開始從地面升起。此後,空中獅堡噶爾寺就定期修持大幻化網大成就法會,文成公主轉經輪也在該地恆常轉動。這時,他能夠行持廣大利生事業的徵兆開始出現了。廣大的僧團於此處聚集,噶爾滇津彭措也獲囊千王指派成為其主要上師,自此之後,每一世的噶千仁波切都是囊千王的主要上師。

 

第二世噶千仁波切 ‧ 建立江秋林寺

 

  第二世噶爾滇津札巴由直貢法王卻吉札巴認證為前一世噶爾的轉世。噶爾滇津札巴從第二十四任直貢法王傑聽列桑波處,領受及修持所有直貢傳承的甚深法教。當上寺聚集的僧眾過多時,噶爾滇津札巴根據瑪哈嘎啦護法的旨意,建立了下寺江秋林,寺院繁榮昌盛。

 

第三世噶千仁波切 ‧ 成為法王師

 

  第三世噶爾卻吉尼瑪成為直貢噶舉第二十五任法王、第二世怙主瓊贊敦株秋嘉的心子。他靠著修持勝樂輪金剛而獲致極高的證量。他展現許多成就的徵兆,如在空中飛翔、將法袍懸掛在陽光上、在岩石上留下手印與腳印等等。雖然他終身閉關,噶爾卻吉尼瑪仍吸引聚集了大批信眾。第二十七任直貢法王怙主卻吉尼瑪向他求取了勝義傳承的口訣教授,從此成為法王家族的無上怙主,他對直貢噶舉教法更有著無與倫比的貢獻。他的心子包括了直貢法王卻吉尼瑪和老上師敏覺和南卓,也擁有許多更為出類拔萃的弟子。  

 

噶千仁波切
左為噶千仁波切,右為敏覺仁波切(1997年以前)

 

第四世噶千仁波切 ‧ 傳承大圓滿及文殊閻魔敵密續教法

 

  第四世噶爾丁津江秋汪波,領授、研讀、修持並精通許多深奧的教法,例如直貢教派的大手印五支以及那洛六法,並從第四世怙主瓊贊仁波切 (即第二十九任直貢法王)滇津卻吉嘉琛處領受廣深大圓滿及文殊閻魔敵密續教法。之後,他向第五世怙主瓊贊仁波切(即第三十任直貢法王)卻尼諾布獻上許多甚深的直貢教法,其佛行事業之廣大,可見一斑。

 

第五世噶千仁波切 ‧ 具三乘戒之大比丘而成教派之主

 

  第五世噶千滇貝則堅又名滇貝嘉琛,在帝拉達珠座下出家,領授、研讀及修持直貢教派的許多灌頂與教法,特別是在第三十一任直貢法王怙主圖傑尼瑪座下,領受與修持深廣大圓滿法教。他是地位崇高的大比丘,持守別解脫戒、菩薩戒及密乘戒等三種戒律。當大伏藏師洛奔珠努登多傑向其求取菩薩戒及幾乎所有的直貢噶舉灌頂與法教之後,噶千滇貝則堅即成為教派之主。

 

噶千仁波切
洛翁珠仁波切、達賴尊者、噶千仁波切

 

第六世噶千仁波切 ‧ 短暫應化於娑婆

 

  第六世噶千貝梅嘉琛是由第三十一任直貢法王怙主圖傑尼瑪認證為噶爾的轉世,但是住世不久即辭世。

 

第七世噶千仁波切 ‧ 成就者之主

 

  第七世噶千聽列永嘉由第三十二任法王怙主卻吉羅卓認證。他從大伏藏師洛奔珠努登多傑領受大部分直貢教派的灌頂與教授,以及多部伏藏教法的灌頂與口傳。此外,從噶爾阿津處領受大手印五支道和那洛六法。他修持並精通這些教法,達到證悟的境界,並迎娶噶桑卻尊為佛母。他的大弟子是成就者奇美多傑,而來自各地的許多弟子也都證得成就,例如帕美千珠昆桑卓都,惹卓伏藏師札西南嘉,以及竹旺格瓊。由於他又迎娶了第二位佛母,不便繼續住在寺院,但兩年後寺方又請求他搬回寺院常住。

 

噶千仁波切

 

第八世噶千仁波切 ‧ 具足利生之力

 

  第八世噶千昆秋涅敦滇貝尼瑪出生於1936年,六歲時受囊千王的命令,由直貢法王怙主希威羅卓認證為噶爾聽列永嘉的轉世。十三歲時進入洛倫噶寺學習十一年,從洛奔珠滇津卓都和殊勝的化身圖滇寧波處,領受新舊派密續的許多灌頂和口傳,特別是根據兩位上師各自的傳承:八大赫魯迦、證量集和普巴金剛的灌頂和口傳,以及德千寧波。

 

噶千仁波切

 

勞改營是最好的修練

 

  而後,噶千仁波切從竹旺格瓊上師處領受大手印五支道及那洛六法。此外,從成就者奇美多傑及老上師滇傑處,領受直貢教派的許多灌頂和教授。雖然仁波切進入了傳統的三年閉關,但因西藏政局動盪而不得不被迫中斷,也因時局所迫,仁波切被捲入戰爭,最後被拘捕入獄。

  在被囚禁的二十年年間,仁波切參加勞改,蒙受極大的苦難,但他始終保持清淨的心,利他的願望從未動搖。所有的獄友都非常喜愛他,最後成為受人敬重的獄中典範。在勞改期間,他從寧瑪派大師孟色堪布處,秘密領受了大圓滿教法。他以極大的決心精進勇猛地修持,成為孟色堪布傳授勝義傳承的心子。

 

噶千仁波切

 

無私大力 ‧ 重樹法幢

 

  噶千仁波切於1980年出獄,在前往貝瑪貴探望母親的途中,他從在中藏地區幾乎已盡數被摧毀的佛寺裡,蒐集了象徵證悟佛身語意的聖物。之後他返回寺院,與敏覺仁波切攜手重建噶爾寺。他日以繼夜地滿足各地前來的虔誠信眾的願望與需求,他完全捨棄一己之私,將自身完全奉獻於利益他人。他宛如大菩薩的名聲如風一般無遠弗屆,甚至連青海省政府都頒發給他「恆時發願利益人民者」的榮銜。

  此外,他以各種方法來緩解日常生活中藏民的辛勞。由於仁波切心意中無時無刻都充滿著殊勝菩提心的智慧,他甚至為野生動物賜予皈依、施無畏。由於他種種不平凡的成就,讓他獲得了多項讚譽。他不僅肩負起照顧噶爾寺的責任,也協助重建康區所有的直貢寺院,以直接、間接的方式提供佛法與物資,以廣大的方式協助他們。除此之外,敏覺仁波切也慈悲地開始在各個寺院授與格西與比丘戒律。

  當噶千仁波切到直貢替拜見竹旺巴瓊仁波切時,巴瓊仁波切以極大的歡喜心將雙手放在噶千仁波切的頭頂,並說:「我現在將勝義傳承傳授給你,你務必要承事直貢法脈的教法。」噶千仁波切將噶爾寺從只是幾塊基石重建成為一座比過去更恢宏的寺院,他同時也復興了已經勢微的例行法會,令實修風氣再度興盛。

 

噶千仁波切

 

吉祥直貢巴之法主

 

  1997年,仁波切由藏地前往印度,向直貢怙主澈贊仁波切供養數個灌頂和教法。此外,仁波切也在兩次大法會中,在直貢噶舉的主要法座所在地強久林,向數以百計的直貢弟子群眾傳授各種直貢法脈的灌頂和教授。

  此外,仁波切的足跡遍及全球,應各地眾多虔誠弟子的需求而轉動法輪。截至目前為止,仁波切已經到過三十三個國家弘法,此處所提的,只是他佛行事業的一小部分而已。

  仁波切在全球各地設立了二十多個佛法中心,而在西藏康區,仁波切仍然給予直貢寺院很大的支持。他重建了噶爾寺的上寺、下寺以及尼師院,建立了穩固而圓滿的基礎;此外也興建了閉關中心、一所佛學院及診所,並在噶爾寺周邊地區建設了五間學校。以上僅是概說,若要詳述則將難以窮盡。

 

  本文〈噶千仁波切本生故事:怙主噶千仁波切應化事蹟及噶爾寺的歷史淵源〉原文,由噶千仁波切近侍弟子、美國亞利桑納州噶千佛學中心(GBI)常駐——噶貝喇嘛(Lama Gape)所撰。

 






© 2014 - 2018. 台灣噶千佛學會. Copy Rights Reserved.